措美网 > 社会 > 平安佛山遇见美好

平安佛山遇见美好

2019-10-22 05:30:26

2418人阅读

曾鸣(右一)在一年级时拍了一张照片。

曾鸣

曾鸣(照片中穿着黄色衣服)和他的同事在同济活动现场逮捕了嫌疑犯。

永远不要错过时间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刘益铭和龙成通记者魏伟

一度猖獗的“空中抢劫”犯罪背后的秘密是什么?如今,这种犯罪在佛山几乎绝迹了。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八大队40岁的曾鸣说,随着社会综合管理的提高,智能新警察的应用,大数据等。随着公安机关对“全链条”打击力度的加大,“飞车抢劫”犯罪在佛山已经失去了生存空间。“抢劫必须被抓住”几乎是罪犯的法律。

事实上,今天的佛山不仅成功地压缩了“飞车抢劫”等恶性案件的生存空间,而且街头“小案件”呈悬崖状下降,往往新被盗的财产很快就被归还到主人手中,市民的购买感和安全感越来越强,“平安佛山”的质量更好。

“飞行抢劫”已经成为过去,几乎绝迹。

今天,佛山几乎没有“飞车抢劫”的案例,但十多年前就不是这样了。

为了严厉打击这种造成巨大人身伤害的恶性案件,2004年1月9日,佛山市公安局从巡逻支队抽调20多名精干警员组成巡逻支队专门小组,打击“两起抢劫”(以下简称“两起抢劫”专门小组),也是佛山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第八大队的前身。

曾鸣,现任佛山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第八大队副队长,第一次加入警察队伍时是一名警察。有一次,曾鸣在东方广场附近巡逻时目睹了一起“飞车抢劫”案。当他回应并加大油门追赶时,“飞贼”摩托车已经逃跑并消失了。“这件事深深打动了我,使我下定决心要加入到打击“飞行抢劫”的斗争中来。”曾鸣说得很清楚。

2005年,曾鸣自愿申请加入“两起抢劫”专业团队。从那以后,便装成了他的“警服”,他伪装成摩托车司机在路上与“飞行抢劫”作斗争。曾鸣说,经过持续、准确的袭击,“飞车抢劫”案件数量大幅下降。2014年,佛山市中心城区摩托车限行后,零星“飞车抢劫”嫌疑人转移到城乡结合部的非限制区继续作案。第八旅跟踪警察的情况,并将警察转移到非禁区。到2016年,“飞行抢劫”罪在佛山几乎消失。

曾鸣回顾并总结了他打击“飞行劫”的经验。他认为,“飞车抢劫”犯罪的发生与佛山流动人口、财产、农民工、出租屋管理等制度的频繁流动有很大关系。然而,随着社会综合管理水平的提高和智能警务新成果的出现,公安机关的“全链条”打击力度越来越大,“飞行劫”犯罪的上下游生存空间被大大压缩。

严密包围智能警务精确打击

面对骑摩托车高速逃离的“飞行劫”嫌犯,早期参与“两起抢劫”的职业玩家经常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为了迫使嫌犯的摩托车停下来逮捕,他们每次参与“飞行劫”都是一场“生命的快速竞赛和碰撞”。虽然每个职业选手都有出色的驾驶技能,并反复练习摩托车驾驶技能,但他不可避免地会受伤。

曾明明说,在追捕过程中,第八旅的成员经常被他们骑的摩托车排气管烫伤到小腿内侧,随着时间的推移留下了一个烫手的痕迹。对第八旅的成员来说,这是一个光荣的“标志”。当时,他们在追捕过程中出了事故,身上伤痕累累。第二天他们继续工作。从普通队员到陈建新和林伟光等旅长,都受了伤。

“同志们都充满了鲜血。不管有多危险,他们都不能让“空中抢劫”的犯罪嫌疑人再伤害群众了。曾鸣说,他们急于掌握“当前”形势,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很难获得证据”大多数“飞行抢劫”嫌疑犯都是惯犯。一旦“空中抢劫”嫌疑人逃跑,赃物被处理掉,就很难破案。

曾鸣说,如果“飞车抢劫”案现在发生,他们就不可能有第二次作案的机会。随着智能警务和大数据的应用,公安机关对“抢案必破”更有信心。自从嫌疑犯开始犯罪以来,一张大网一直在等着他。在聪明的新警察和大数据的支持下,办案警察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进行逮捕,最大限度地减少逮捕的危险,并使定期收集案件证据变得更加容易。

包括“两起抢劫”在内的街头恶性案件呈悬崖状下降后,第八旅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专门处理帮派和系列案件,涉及重大跨市和跨省案件,我们还将负责协调。”

前队长曾鸣通过大数据分析组织发起了七次大规模歼灭行动,摧毁了208个犯罪团伙,逮捕了921名嫌疑人,对抢劫犯罪进行了集中的毁灭性打击。

更真实的是尽力破坏“安全佛山”

"有人用剪刀抢了我的1元钱!"最近,中国南海公民李小姐在被抢劫后报警。令她吃惊的是,面对如此少的案件,警察仍然尽最大努力在仅仅两个小时内抓获了抢劫者。从破大案到破小案,佛山公安工作越来越注重保障群众过上更好的生活。走在大街小巷,市民的安全感越来越强,这是过去一年中最明显的变化。

近年来,佛山公安机关逐步建立了市局统筹、情报引导、刑侦引领、多警力整合、专业打击、扁平化指挥、快速反应的“破小案件”综合机制,努力实现快速发现、快速破大、快速损失控制。

自去年以来,根据佛山市公安局的统一安排,五区公安部门先后成立了“小案件破”专门小组,处理涉钱涉街案件。曾明明说,只有当“大案要案”越来越少,整体治安越来越好的时候,佛山公安才能拨出更多的警力和资源来处理民生“小案”。

曾鸣介绍说,佛山公安也根据辖区的治安情况和地理特点,对五区采取了统一和区别的打击模式。例如,禅城区是一个资源和手段丰富的中心城市。它采用科技支撑和高度限制攻击的方式。成立了全市第一个便衣队,由320名骨干骨干警察和辅警组成,并设立了辅警绩效奖。南海和顺德的中心地区繁荣,乡镇面积大。将实行"每个区一体负责"的制度,由五名成员组成:调查员、技术员、情报人员、地图调查员和社区警察。高明区和三水区农村覆盖面广,采取传统调查与地图调查相结合的打击方式,如预伏击,效果更好。

“我们将根据调查研究的实际情况,建立更加科学合理的视频网络。研究和判断案件高发地区,并提醒社区警察加强巡逻……”曾鸣介绍说,近年来,佛山市公安在加大打击“小案件”力度的基础上,通过信息引导、科技援助和多方位保护,不断巩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

“人们更关心的是他们的损失能否得到弥补。当被盗财产归还给赵时,群众的满意度自然会提高。”曾鸣说,小到一盆植物、一杯泡杯茶和一只鲳鱼,警察都会尽最大努力迅速破案,为群众挽回损失。

“安全佛山”对普通市民来说更真实,因为它把公安工作放在了他们的心里。

广西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axidar.com 措美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