措美网 > 娱乐 > 粉丝、明星、经纪的权力之争:正主非主,消费者也不是上帝

粉丝、明星、经纪的权力之争:正主非主,消费者也不是上帝

2019-11-08 18:45:31

2457人阅读

伴随“影视寒冬”而来的是娱乐圈的“多事之秋”。9月4日,带有“蓝色V”标志的“迷你杨官方粉丝群”通过其微博账户发布消息,呼吁迷你杨粉丝抵制迷你杨参与工作所在公司嘉兴传媒的“自制剧”,还有迷你杨粉丝在迷你杨线外的商业活动现场举横幅的场景。9月6日,带有同样“蓝色V”标志的“迷你杨中国网”也通过微博账户重申了“迷你杨官方粉丝”的诉求,抵制迷你杨在公司项目中的角色,并要求公司安排迷你杨参加“外国戏剧”。

2018年9月6日,“微博超文本”的开通标志着新浪微博开始调整服务目标,微博开始转向粉丝服务平台,传播明星和粉丝的动态成为维持和增加平台活动的主要方式,粉丝对微博变得重要,微博也成为粉丝活动的主要场所。迷你阳在线和离线抵制粉丝很快成为娱乐新闻的焦点。当时,它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球迷再次被公众舆论贴上“乌合之众”的标签,成为公众批评的主要对象。然而,抵制引发的社会激烈讨论并没有推动嘉兴媒体与粉丝进行积极对话。迷你杨粉丝的要求没有得到任何正式回应。

小杨粉丝并不是大陆娱乐圈第一个以偶像的名义反对偶像公司的群体。类似的大规模群体抗议可以追溯到"大知识产权"时代之前,当时国内的影视娱乐产业仍然是一片草地,各种力量在疯狂增长。无论是在知识产权热潮中,还是在影视的冬天,粉丝们始终在社会舆论中扮演着非理性和无知的配角。它们强大,能量无限,容易煽动和控制。有时他们被视为偶像与公司角力的工具,有时被视为猪的队友拖着偶像回来。粉丝群无意识地重塑了国内娱乐文化的表层生态。对于一小群真正决定娱乐文化的本质和外观的人来说,粉丝就像毒药,容易使用,但非常危险。

爱的支持

难以决定小杨粉丝与嘉兴媒体对抗结果的原因是,小杨粉丝抵制的正是嘉兴媒体自称的核心竞争优势。

9月4日,“小杨官方粉丝”讨论了为什么要抵制小杨参与嘉兴媒体即将上映的电影《许由温暖的晨光》。他们认为嘉兴的工作很差,限制了杨迷你的表演道路。核心诉求是反对杨迷你为同一家公司的演员“举起咖啡”,也就是说,允许参与作品给演员加分,而不是消耗演员来振奋作品。9月6日,“迷你杨中文网”重申其呼吁时,反对迷你杨“举起咖啡”给别人的含义越来越清晰。简而言之,粉丝只是希望他们的偶像独自美丽。

同一家公司中出演杨迷你电视剧的艺术家被粉丝们称为“贾厉行达包”。最大的《包利》可能是2017年的热门影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中包括九位贾星艺术家,其中包括因《美丽的李慧珍》获得金鹰奖的迪丽热巴,因韩国著名艺术家金希澈的喜爱而被送往韩国在线搜索的朱徐丹等。嘉兴传媒2017年年报发布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谈判者》两部电视剧已经完成拍摄和发行工作。小杨的粉丝们指责这两部电视剧降低了小杨的行业声誉,这两部电视剧让嘉兴赚了很多钱。据年报显示,嘉兴传媒2017年营业收入为4.78亿元,同比增长1.45亿元,艺人经纪业务增长7290万元,影视发行收入增长8050万元,年税后净利润同比增长49.83%。艺术家经纪人和影视发行是嘉兴媒体经济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司上市后,不难在年报中找到所谓“独特的循序渐进的艺术家培训方法”的位置。“独特的方法”给观众带来了“红人”和“新人”的出现。这种模式是基于“红人”在消费领域的受欢迎程度。很难预测一个人是否会享受一千天的繁荣、一百天的繁荣和一百天的繁荣。对公司来说,为市场认可的新人分担风险和增加收入更容易。对杨迷你来说,让别人为自己赚钱难道不漂亮吗?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制作和播出日期是“大知识产权”概念在中国影视行业最流行的时期。影视产业发展迅速。几乎每个人都想从这块地里喝汤。狼有更多的肉和更多的竞争,但是没有肉可以吃,也没有汤可以喝。去年年底进入影视寒冬后,资源的减少加剧了同类演员之间的竞争。当新来者变得受欢迎时,他们将不得不与“红人”竞争工作。在这种热衷于撕毁职位、头衔和数据的娱乐环境中,从现有职位上跌落更有可能成为嘲笑的对象,而不是一直被烧伤。粉丝在追逐“明星”,而不是老板。明星挣很多钱。除非他们进入财富榜,否则他们不会被米老鼠圈列为明星的“成就”。

此外,小杨粉丝抵制贾星的“自制剧”是一个错误的命题。媒体领域所谓的“自制剧”原本是指电视台在制作和播出分离的模式下制作的电视剧,拥有版权,可以授权给第三方。随着网络视频平台的兴起,“自制剧”的内涵也延伸到了互联网领域,是指集策划、创作、发行和播出于一体的网络剧。换句话说,影视制作领域“自制剧”的关键在于制作人自己的播出平台,嘉兴传媒没有这个平台。对于广播平台来说,贾星团队制作的电视剧属于“版权剧”。在影视行业整体疲软之际,国内主要的广播平台为了节约成本,催生了大量真正意义上的“自制剧”。像贾星这样一家曾经辉煌的影视公司,在分业经营的模式下,即使拥有发行优势,也会面临来自广电平台自制电视剧的竞争。

粉丝们用“大礼包”拒绝“自制剧”相当于要求嘉兴媒体放弃它的两大优势。嘉兴不会轻易与球迷妥协。嘉兴传媒最大的股东是西藏嘉兴四方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38.37%。小杨持有西藏嘉兴18.75%的股份。换句话说,迷你杨简档持有嘉兴传媒7%的股份。继《大礼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后,嘉兴传媒的市值达到顶峰,市值达到50亿元。仅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这个数字就缩水了5亿元。2018年5月,嘉兴传媒终止新三板上市,11月市值又缩水5亿元。随着《小杨》离婚消息的发布和电影电视寒冬的真正到来,贾星陷入了锡拉和夏比之间。一方面,他不得不面对创收能力减弱的问题,另一方面,人们不得不接受去泡沫化的考验。然而,不管起起落落,嘉兴最强的摇钱树仍然是小杨。嘉兴需要勇气破釜沉舟,放弃小杨,小杨也是如此。接受“外国戏剧”的竞争压力远远高于嘉兴自己的剧目。在这个僧侣太多而gruels太少的时代,一个人放弃自己所有的锅碗瓢盆,与他人争夺食物实在是太难了。

粉丝们的要求可能不是来自对公司股权结构的分析和对年度报告的研究。他们只是带着热情和炽热的爱脱口而出,试图依靠声波打破杨迷你职业前景的所有可能障碍。然而,粉丝们的正确永远不会基于一个爱的表达,也有关于真实金钱和白银的数据。在经历了"知识产权时代"的国内影视环境中,影迷并不直接决定作品的质量,而是负责为作品买单。创作者使用有很多粉丝的明星来演奏,有时只是为了涂一层糖衣来腌制。粉丝们只能闭着眼睛吃饭,拒绝吃饭。这项工作的失败是由于糖衣缺乏美感。“ip时代”是一个消费粉丝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粉丝名义上被赋予权力,但实际上他们的权力被削弱了。粉丝的声音被放大了,但是经历过ip时代的粉丝的力量被提升了。

用你的一生来支持你。

2014年10月,由于在《传奇之剑》中扮演的角色而广受欢迎的李易峰,因粉丝和该机构之间的争议而吸引了媒体的关注。粉丝们指责经纪人董克彦玩忽职守,玷污了媒体对艺术家的印象。他们要求更换李易峰的环瑞世纪。该机构很快做出回应,被指控严重失职的代理人离开了环瑞。该事件发生在李易峰的网络戏剧《盗墓笔记》拍摄期间,这部电影开启了中国的“大知识产权时代”。李易峰粉丝的“撕手”代理也成为粉丝干预娱乐公司活动的标志性事件。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6月,李易峰三次更换经纪人,都是因为粉丝的抗议。

在授权理论中,权力被定义为“控制资源和改善环境的能力”,那么李易峰球迷要求和更换经纪人的行为无疑是球迷展示和行使权力的体现。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发展,为粉丝们提供了一种获得力量的途径。社交网络扩大了信息来源,增强了粉丝获取信息的能力和信息量,从而平衡了信息不平等导致的权利差异。同时,社交网络的出现也使得粉丝们有可能与偶像进行互动对话。新浪微博于2009年进入互联网世界。为了扩大影响力,它邀请了大量的明星加入,并致力于通过信息交流和赋权创造新的明星。大V和大风扇都是通过授权形成的。随着网络授权进程的快速发展,粉丝们逐渐在互联网上形成了有组织的权利团体,并开始积极主张权利。

从2014年到2016年,“知识产权概念”逐渐聚集热能。“大知识产权”本质上是利用现有文本建立的大众经验基础。“大知识产权时代”表面上是一个创造的过程,但实际上是一个消费和消费的过程。“大ip”消耗现有的文本资源,也消耗现有的文本体验。“大ip”用星星来玩。获得明星和消费粉丝的过程形成了一个无限循环。获得明星的过程就是粉丝授权的过程,而消费粉丝的过程就是夺取权力的过程。随着周期的减慢和停止,新的恒星不会多或少。增强权能的进程放缓,赋予的权力减弱,夺取权力的速度逐渐超过增强权能的速度。夺取权力的最终结果是“没有权利”。无权利状态首先表现为缺乏权力,即个人和群体不再享有平等权利。其次,它表现为情感缺失、软弱、无助、内部疏离和容易失控。作为赋权方式的信息平台最初从双向信息交换平台转变为单向信息传输平台。话语逐渐从多维转向一维。风扇组的声音变得单一,功率提高,只剩下响亮的声音。音量不再与实际效果成比例。

2018年初,知识产权热潮结束了。章子怡被透露将参加主题为“长款古装与大女人”的电视剧《王者之王》。章子怡的粉丝们详细讨论了参与该剧的风险。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明星粉丝成为了在网络舆论中展示他们“真实气质”的象征性手段,因为他们拒绝粉丝对职业规划或个人行为的干涉。明星粉丝逐渐成为常态。如果你不小心的话,明星和粉丝之间的正常互动,以及对粉丝需求的回应,都会被贴上“粉丝”的标签。粉丝之间的摩擦,但不干扰明星之间的关系,将被称为“不上升的积极主人”。这一系列词语的确立表明,粉丝作为一个群体与明星作为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再是相对平等的关系,而是主从关系,粉丝被置于明星之下。“知识产权时代”改变的另一件事是明星的工作方式。传统的影视公司和经纪公司已经逐渐被明星的“个人工作室”所取代。明星的个人意愿与公司的个人意愿相混淆。在意志混乱的同时,电影电视机构的地位也被允许凌驾于影迷群体之上。粉丝的权利通过ip消费被中止。消费的粉丝只是名义上的神,带着神圣的名字,实际上是祭坛上的羔羊。

“大知识产权时代”遭受“知识产权时代”的后遗症后,粉丝成为大众文化的对象,成为观察、检查和批评的主要对象。作品和偶像的存在仅仅为粉丝变得活跃提供了动力。粉丝们成为舞台中央真正的舞者。作品和偶像的失败意味着粉丝会成为嘲笑的对象。偶像风格的评价不再与他们的个人行为能力有关,而是与球迷控制和评价反黑人的能力有关。粉丝的佛和“浪费”比偶像的佛和“浪费”更可耻。偶像开始通过粉丝的存在和活动来证明自己。客体与主体之间自然的不平等权利关系清楚地表明,粉丝群体已经失去了曾经在大范围内被赋予的权利。粉丝的抗议和抵制在《永不褪色》中每次成功都会被放大,成为粉丝干涉创作的负面例子。大部分失败的抗议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舆论对粉丝权利的错觉进一步加剧,粉丝实质性权利的架空过程继续加剧。

粉丝们“用尽一生”来支持偶像。爱情引起忧虑。忧虑引起恐惧。以爱之名,《迷你阳》的粉丝们希望偶像能够通过转型度过艰难的冰河时代。最终,他们会被嘲笑为坏人和好人,变得杞人忧天。如果你不爱他,你可以摘掉粉末。为什么这么麻烦?归根结底,这仍然是因为前一次赋权留下的权力残余给粉丝们留下了一丝幻觉,试图依靠音量来粉碎噩梦,以证明这种爱不是虚假的。不幸的是,现实不如歌曲好。它不会给人们无限的爱和被爱的力量。作为一个粉丝,它注定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静静地观看。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澳客彩票 吉林11选5投注 北京快乐8

© Copyright 2018-2019 axidar.com 措美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